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学员感悟

回顾过去的半年,我在申请过程中学到的是受用一生的自信,自我管理,以及在挑战面前保持乐观进取的心态,这一切让我从本来的怕事要强变成了一个不再过多在意他人对我的想法而从内而外对自身充满信心的人,收获到了无价的成长。

 

我是一个可能较于同龄人稍显成熟,各方面都还不错但是没有一项特别突出,同时也是个很有野心、好胜的人。我在数年前就萌生了去美国读高中的想法,当时纯粹是出于对外面世界的好奇;虽然一些变故让这个想法暂缓了,但在近两年里,我的去美国读高中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这个时候我已经对未来有了一定的规划,也认为去美国读高中既是一次磨练和挑战,也能够提供给我比国内更出色的机会,为以后做准备。

 

“演”这个字眼是我从未从他人的口中听过的形容,但与Anson第一次的交谈像一只放大镜,直接把我一直以来自以为傲的长处放在一边,聚焦在我长期用外表掩饰遮盖的内心上,暴露出我的不自信。这次非同寻常且带有冲击力的话语也让我第一次开始进行自我审视。而这种了解自身的意识,想改变的决心,以及一点一滴的进步都是申请过程中比最后的结果更意义重大的。到后面第一次见到品优团队其他人员时,我想我只有佩服,无论是口才,能力,甚至颜值上。这也是我对品优信任的来源。

 

我首先认识到的,是自己跟那些真正优秀同龄人的距离还相去甚远。想到以前总不愿相信妈妈说的人外有人,觉得当时的自己可笑。现在每次抬头看到挂在品优墙上的那些青春洋溢的脸,我便知道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追赶,我的好胜心也常常告诉我要比别人做得更好,因此每一次仰望就是对我的激励。

 

面试准备

起步是痛苦难熬的,每个第一次都是新的尝试,伴随着一丝惧怕,无论是第一次mock interview还是主动寻找与招生官聊天的机会。

 

第一个任务是挖故事,这就好像要把前14年的自己重新认识一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骄傲,同时又遗憾没有尝试喜欢的东西。在Wilson的帮助下,我了解到原来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可以发掘出那么多我从未注意过的品质。当然,也记得每次在自己乱讲一通之后被Wilson指出没有逻辑的窘态。我常常卡在想故事上,怎么琢磨也琢磨不出来,但在这过程中Wilson和Delia一直在用不同的角度去启发我,寻找新的思路。面试准备阶段的大量工作让我放下了游戏,也更加理解如何能够更有效地规划我的时间,把时间花在需要下功夫的地方。

 

我不敢相信这个发生在我身上的改变只需要两个月,这离不开品优老师们时时刻刻对我的提醒。

 

我遇到的第一个坎便是Vericant,预面试和我预期之间的落差让我一度十分低落,害怕自己达不到目标耽误学校申请。直到我的刚开始语法错误不断的mock,练到最后拿到了意料之外的好成绩,我才缓了口气,同时感到一分窃喜。当然这份窃喜很快就在一次次与不同学校的奔赴中,无数场和招生官实打实的“battle”里消磨殆尽了。

 

幸运的是,一路上都有老师和我妈的鼓励、陪伴,这极大地缓解了我的压力和不安,同时也让我更加坚定了申请到理想学校的心愿,这种坚定在之后的真正面试及痛苦的文书中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申请中,如何平衡来自申请和学校的双重压力是一个难题。平常,因为我一直想保持我学校中每科的领先地位,总是会去做比其他人更多的任务,这也导致我常常要熬到一二点才能睡觉。这样子的作息影响了我那段时间的状态,而品优的老师们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们的建议让我知道了应该如何放下可以放下的东西,从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需要用功的地方,这个方法让夹在学校和申请中间的我轻松了许多,也让我明白了要怎么权衡不同事情的重要性。

 

在面试前,我也很感谢能够有机会和前美高招生官Chris有数次的mock interview,从第一次面对提问时的不知所措和紧张,到第三次能够完整地把我的故事表达出来,这中间多亏了每次他对我毫不保留的评价和建议,为我接下来与招生官的真正面试做了充分的准备。

 

访校

整个半年下来,最不可磨灭的记忆毫无疑问是在美国半月之久的面试,我相信那两个礼拜的经历就算是在十年后也能轻松回想起来。我一共见了十二个招生官,每一个都是不同的性格,每一次的交谈都感觉像是向一位你刚认识的朋友大肆讲述自己所有可能想到的和自己相关的故事,虽然大多时候都是厚着脸皮的,但是我发现,每讲一次就会发现一个故事中所含的自己以前没察觉到的新东西,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对自己最满意的一点就是没有辜负Eric老师呕心沥血花了两个月准备的“反盗版”故事——每次面试我都讲得完整而流利。面试中的挑战不少,正如之前提到的,招生官都有着不同性格,高冷,或健谈,有的又无比的亲切,但无论哪种态度,他们每聊一个故事就能把话题延伸许久,应对他们我需要做到随机应变。总的来说,面试想起来虽然令人后怕,但其实只要准备好,和每个tour guide的对谈,跟与朋友谈话相比,也没太大差,只不过这一位对谈者更加年长更有阅历。另外,在访校过程中,也正是Anson时时刻刻的叮嘱,才让我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没有失去能够主动找招生官交谈的机会。

 

文书

本以为面试结束便可以放松,但接下来的文书也没给我喘息的机会。尽管在写东西上我不会有太大困难,但是光看文书的量,就很吓人。而且之前自己觉得写得可以的文章,在Eddie老师过目、提出意见之后,再看就觉得千疮百孔。Eddie老师还提醒了我要在文书内用最简短的语言体现出我的character traits,这点在之后的数十篇文章中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整个圣诞假期都窝在品优办公室写文书,我的效率自然是比在家拖拖拉拉要高的多。初稿完成后还有第二稿,第三稿,虽然整个过程叫人非常心累,有时候遇到比较棘手的题目可能要卡上半天,但我最终也还是完成了全部文书,在老师陪同、来来回回的四五次修改之后。

 

标化

标化绝对是申请中最费工夫的部分。一年半前我便开始准备托福,在来到品优前,已经通过三次尝试拿到了110。在挤满假期的SSAT集训之后,也很幸运地在第一次考试就拿到了近乎理想的成绩,但还有差距。一开始对我的标化成绩还有点沾沾自喜的我在临申请截止前一段,突然觉得不满意,便又考了一次托福,取得了115。

 

记得Delia曾经对我说过我可能是“她带的学生里最忙的一个”,可能是出于我自身的古怪,我其实很享受这忙中带乐的感觉,因为正是接踵不断的挑战让我能在尝试新鲜事物的同时锻炼自己,也是因为这点才会促使我在这近半年的时间里接触到不同的人,学习到在生活中将长久受用的技能和知识:比如如何写感谢信;如何在任何场合抓住机会;如何权衡事情的重要程度,合理安排时间;等等。以后的挑战当然会更多,但是通过这半年下来,我觉得我有了更好的准备。

 

致谢

还有一位不得不感谢的就是我的哥哥,由于时间关系,在美国第一个礼拜的面试需要他请假带着我和妈妈从洛杉矶飞到华盛顿,以及接下来的每天几个小时载着我们前往一个又一个学校的车程也让他很累。

 

最绝望,也最戏剧性的一刻就发生在那一周——我至今还能想起我当时那种找不到护照,呆呆地伫立在洛杉矶机场门口不知所措、迷茫、觉得把自己未来毁了的感觉,也能想起我在呆滞了数分钟,在妈妈和哥哥完全焦头烂额的情况下,随手翻了下行李箱竟然找到护照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复杂心情。所以我在此要提醒以后出去面试的同学,护照一定要随身照看好,不然就是亲人两行泪。

 

最让我心疼的是Anson,在第二周的魔鬼行程已经让我进入“沾车即睡”状态的时候,Anson要继续忙工作,还要顾着所有孩子,每天以百分之百的奥斯卡演技对付那些招生官,难以想象连续几个月这样的生活是多大的身心压力。当然,我妈在整趟美国面试中也绝对是不言而喻的令人佩服,用Anson的话说是“妈妈只管美就对了”,用林肯的话来说: ‘All that I am, or hope to be, I owe to my angel mother.’

 

整个半年下来,我要感谢的人有太多,Anson, Eric, Eddie,Wilson,Delia,just to name a few。总是说要向前看,可最值得感恩的就是这些伴随我走过申请之路的人。

纽约 · 上海 · 北京 · 深圳
Copyright @ 2015 pinyouxuehui|沪ICP备18042985号-1